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庞兹骗局 >> 正文

【神舟•神州】房子与雨(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狗安子!”

说话之人正是马安的妻子黄苗瑛,‘安子’是马安的小名,前面加上一个狗字,马安听着很不是滋味,但比起上次那句“你爸妈要是死了,房间空出来,儿子就不用睡客厅了。”却又显得没那么刺耳。

坐在客厅靠背椅上的马安,视线离开手中的电工书籍,望向刚从超市下班回来的黄苗瑛。

“儿子说他女朋友小翠晚上要来咱们家吃饭,你赶紧让你爸妈出去溜达溜达,我趁早把他们的东西搬到我们房间里头。”黄苗瑛双手叉腰,站于玄关处,怒视马安。

“怎么又来了?”马安合上书籍,扔进茶几下面的抽屉。

“人家小翠跟你儿子谈恋爱快四年了,总共才来七八回,多么?!”黄苗瑛大声道。

“得了,你小点声。”

“我告诉你,让你爸妈利索点,现在四点半了,我收拾完他们的东西,还要把儿子的东西拿到他们房间里面布置,还要买菜做饭……这些都需要时间。”

马安站起来,走到父母的房间门口,在黄苗瑛的监视下伸手敲门:

“妈子。”

吱的一声,房门打开了,年近七十的母亲探出头来。

“你孙子小枫今晚带女朋友回来吃饭,你和老爸出去转转吧,晚上在外面快餐店应付着吃一顿。”马安与母亲说话之时,他透过半开的门,看了一眼房内,瞧见父亲目光呆滞地坐在床边。

母亲听完,脸色发生细微的变化。

“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上钱和你那台老人机,等小枫的女朋友走了之后我会打电话通知你们回来。”马安补了一句。

母亲点点头,继而关上门。

黄苗瑛见马安已经传达信息,健步走到客厅的沙发床,开始着手整理儿子的衣物。

十分钟后。

黄苗瑛正要对马安抱怨二老不够利索时,房门再次打开,换过便服的母亲牵着父亲的手走出房间,径直走向门口。

“妈子,你看好老爸,有事就打电话回来。”马安叮嘱道。

“嗯。”母亲应道。

父亲比母亲大五岁,早几年患上老人痴呆,如今只认得母亲,平时沉默居多,偶尔兴起的时候,会提起马安少时的事儿,还时常惦记着马安的作业做完了没有?

父母前脚刚出门,黄苗瑛后脚走进他们的房间收拾东西……

马安没有闲着,也不能闲着,他提前准备好一些零食和一双新的拖鞋,并打扫了一下客厅,还将卫生间的马桶洗刷一遍。

虽然表面整体整洁了,但屋子的装潢还是显得那样的陈旧。

走出卫生间,马安刚想坐下来歇一会,房间里传出黄苗瑛的声音——“哎,你赶紧把门口那些纸皮和瓶子拿去卖掉,要是让小翠看见,你儿子又得发牢骚了。”

“知道了。”马安随口应道。

“听见了吗?”黄苗瑛提高嗓门问道。

马安不再回应,自觉换鞋出门。

黄苗瑛一家之主的脾气,气冲冲走出来,瞪着马安。马安随手拿起门口的废品,快步下楼,留给黄苗瑛一个逃命般的背影。

这是一栋没有电梯的楼子,每层两户,马安一家住在二层,总高八层,石米外墙,属于90年代的建筑。这样的楼子共有六栋,围院式管理,每月需缴纳五十块钱管理费,负责看门的是老张夫妇,与黄苗瑛发生过争吵,正是因为楼梯间堆放杂物一事。

马安来到大门处,放下废品,掏出门禁卡,随着“嘀”的一声响起,看门的老张从值班室走了出来。

“马先生,你们家下次别再把废品杂物放在门口了,存在消防隐患。”老张提醒道。

马安面色如常,他应付性地回道:“我们会注意的了。”

“都好几回了……”老张小声埋怨。

马安拿起废品,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

大街上,随处可见身穿短袖的人,而穿长袖之人却甚少,虽是深秋,但南方的深秋有着它独特的个性。

废品站在转角的地方,没一会便到了。

马安处理完手上的废品,来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了一包便宜的烟,然后迫不及待点燃一根,黄苗瑛禁止他在家里抽烟,在阳台抽也不行,所以每次只能下楼解决。

往回走时,路过一家房产中介。

马安停了下来,掐灭手中的烟,他站在中介门店前,门店的玻璃门上,左边张贴着房屋出售,右边张贴着房屋出租,游走的目光最终停在右边。

门店里走出来一个年轻的销售员,销售员敏锐地注意到马安的目光:“阿叔,想租房子吗?”

“对,请问附近有没有便宜的一室一厅或者单间,家私电器有没有无所谓,只要有独立的厨房厕所就行了。”马安道出自己的要求。

“正好,对面楼刚空出来一个单间,18平米,月租七百。”

“你说的这个单间在几楼?”

“步梯8楼。”

“8楼太高了,两个老人住,有没有低层的?”

“后面有一套在2楼,一室一厅,30平米,新装修,月租一千八。”

马安听到‘一千八’,微微地摇摇头,心里潜意识把那三个字转换成‘租不起’。

“我再看看,谢谢。”他离开前礼貌道谢。

“阿叔,你给我留个电话吧,到时候有合适的可以通知你。”销售员说。

“我就住在附近,有需要我再过来。”马安微笑着婉拒销售员的要求,接着快步离开。

马安计划在附近给父母租一套房子,让他们搬出去住,这样儿子小枫就有独立的房间用了,小翠到家里来吃饭也不用折腾搬东西,奈何自己在商场做电工的工资并不高,不能承租‘太贵’的房子,然而这个‘太贵’的定义是由黄苗瑛决定。

回到家里,马安看到黄苗瑛已经把儿子和父母的东西收拾完毕,正准备出门买菜。

“我收拾好了,你用花露水除一下房间里面的老人味。”黄苗瑛换鞋时吩咐马安。

“知道。”马安应着,又看了一眼黄苗瑛。

“想说什么?”黄苗瑛看出马安有话要说。

“看门那个老张,让我们别再把废品杂物放在门口。”马安说。

“楼上802把洗衣机放在外面他怎么不管?就知道欺负你!”

“我们这种旧楼,楼顶上不去,着火只能往下走,确实存在消防隐患。”

“下面一楼着火我们要不要往上走啊?我要的是一视同仁!呵,你倒好,还帮着别人,我黄苗瑛嫁给你真是后悔死了。”黄苗瑛戳了一下马安的脑袋,转身出门买菜去了。

听到后面半句,马安只是轻笑一下,脸上没有多余的动作。

生活的不如意笑一笑便过去了,婚姻也是。

找到花露水,马安刚走进父母的房间,异味立马钻进鼻子,打开窗户通风的时候,发现墙上有一张合照:父母与少时的马安。

回想起父亲目光呆滞地坐在床边,或许正看着这张合照。

他默默地取下合照,拿出去,夹到那本电工书籍里,然后返身,回到房间动手喷花露水。

喷完一次,隔一会儿,再喷一次。

工作完成后,马安站在房间门口,扫视房内,明面上没有发现异样,但暗地里它却换了主人,暂时变成儿子的房间。

当下的时代,千家万户的住所汇聚成一栋栋高楼大厦,居住之人有一家三口,也有祖孙三代,但人们往往执着房子的大小,时间久了成为心病,其实啊,很多家庭所需增加的并非是空间,而是笑声。

夜幕降临,除了小翠的到来,还有一条天气预报的消息。

吃晚饭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

饭菜丰盛,犹如过年。小枫为小翠拉椅子,小翠为小枫夹菜。看到这两个年轻人的举止,马安静静地扒了一口饭,他想起年轻时与黄苗瑛亦有过此举止,但如今早已止步于“都老夫老妻了”。

饭桌上,小翠提及下个礼拜双方父母见面相讨结婚的事,黄苗瑛笑着答应会面之事,马安却因房子的问题还没解决高兴不起来,但他也知道,儿子的婚事不能这样子拖下去。

想要快速解决问题,只能劝说妻子给父母租一套房子了。马安心想。

“叔叔,我听小枫说,爷爷奶奶住在乡下,到时候我和小枫结婚爷爷奶奶也会来喝喜酒的吧?”小翠问马安。

“会来的。”马安点一点头。

“那些我们会安排,来,多吃点。”黄苗瑛拿起公筷给小翠夹菜。

马安看了看小翠与黄苗瑛脸上的笑容,不知他日确定婆媳关系之后,是否保持着现时的笑容。顿时,他又想到妻子与父母的关系,心里很不是滋味。

饭后,马安掏出手机查看天气,显示两个小时内持续有大雨。由于外面下雨,小翠暂时走不了,两个年轻人在房间待了一会之后,返回客厅看电视。黄苗瑛把小翠带来的苹果削皮切块,四人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视。

马安惦记在外等待的父母,忧心难安,然而黄苗瑛心情不错,和小翠聊起电视剧情,这一忧一乐之中,究竟是妻不知夫心,还是夫不懂妻意呢?

现在是晚上八点,两个小时后是十点,那时饭店都关门了,父母只能待在街边等待回家的电话,还有,出门没带雨伞!要是感冒了,二老体质那么差,若引发其他疾病可就要花一大笔费用,想到这,马安盼望这场雨快点结束。

小枫注意到马安的神情,知道为爷爷奶奶而愁,但没有说话。

马安每隔半个小时查看一次天气,一旁的黄苗瑛看见了,对他冷哼一声,然后回过头切换笑脸模式面对小翠。

随着时间的走动,马安查看天气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心情亦越来越烦躁。

他无法安坐,站起来,走去阳台。

不久,阳台多了一个来回踱步的人。

播完两集电视剧,时间步入十点,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似乎没有停歇的意思。

马安又掏出手机查看天气,显示两个小时内持续有雨,比起之前显示两个小时内持续有大雨,雨势相对减弱了。

这时,黄苗瑛提议小翠留下过夜,马安一听急了,连忙回到客厅插话:

“我们就不要妨碍小翠了,她明天还要上班。”

“你什么意思?!外面下着雨我让小翠留下过夜怎么啦?”黄苗瑛质问马安。

马安不理会黄苗瑛,他向小翠解释:“小翠你别误会,叔叔担心你从我们这里去上班不方便。”

“距离是远了一点,但打车去上班应该不会迟到。”小翠回应马安。

“小翠别管他,先去洗澡吧,我给你准备睡衣。”黄苗瑛对小翠说完,转头对小枫说:“小枫,教一下小翠用我们家的热水器。”

小枫听从,拉着小翠走向卫生间。

黄苗瑛走回房间,为小翠准备睡衣,马安跟了进来,他上前问黄苗瑛:

“你明知我爸妈还在外面等着,为什么还让小翠留下来过夜?”

“外面真的在下雨,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这么做。”黄苗瑛打开衣柜,翻找睡衣。

“于情于理?那你有没有为我爸妈想过?!”马安一脸严肃地问黄苗瑛。

“你瞎担心什么,叫你爸妈在外面住一晚不就行了。”

“我爸患有老人痴呆,他睡陌生的床会失眠。”

黄苗瑛找到睡衣,取出、关上衣柜的门,动作自然。

“你安排儿子和小翠去住宾馆也好啊!”马安继续说道。

黄苗瑛无视马安,从他身边走过。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马安被黄苗瑛无视后,一气之下踢翻了床边的垃圾桶。

马安的这一个举动,引得走到房门口的黄苗瑛回过头来。

“狗安子!你发什么神经?”黄苗瑛厉声说道。

马安听到这个称呼,一个箭步冲到黄苗瑛身边,他愤怒地举起右手……

“你动手试试?你敢打下来我们就离婚!”黄苗瑛与马安对视。

听见‘离婚’二字,马安一下子呆住了。

有人把婚姻比作一张多色纸,牵挂占一色、激情占一色、甜蜜占一色、惊喜占一色、亲情占一色、拥抱占一色……经历时间的洗礼,颜色会逐渐褪去,激情所占的一色褪去的速度最快,亲情所占的一色褪去的速度最慢,若是最后连亲情所占的一色亦完全褪去,多色纸则变成无色纸,婚姻也就不存在了。

敲门声响起,马安放下举起的右手,黄苗瑛打开房门,看见小枫站在门外。

“爸、妈,没事吧?”小枫关心问道。

“没事,你爸晚上吃撑了。”黄苗瑛说着走出房间,顺手关门。

关门声不大,但比起平时,却大了一分贝。

马安移步到梳妆台,取抽纸清理踢翻的垃圾桶,期间,看到角落中父母的衣物和皮箱,他叹了一口气。

清理好地上的垃圾,掏出手机刷新天气,依旧显示持续有雨。

正当马安身处忧愁之中,突然听见门外有人喊,他走出房门,门外站着小翠,穿着原来的衣服,小枫抱着睡衣站在旁边,与小翠一同望向马安,黄苗瑛打开鞋柜,取出雨伞。

“叔叔,我想起家里的电脑还有一份公司的文件要完成,我先回去了。”小翠对马安说。

“回……回去……了……吗?”马安听到小翠要回去,感觉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连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

“嗯,太晚啦,我得赶回去了。”

“好……小枫送小翠……”

马安麻利接过睡衣放好,催促小枫送小翠去坐车,这一刻,紧锁的眉头随之舒展开来。

人生有忧愁之时,但亦有解忧愁之时。

送走小翠,马安立马给父母打电话,得知位置后,带上雨伞出门接父母回来。

他换鞋的时候,发现鞋柜上已准备好两把雨伞,潜意识寻找黄苗瑛的身影,她正在将儿子的衣物从房间搬回到客厅的沙发床。

在短短的十几秒中,脑海浮现刚才房内的情景,又叹了一口气。

凉风吹夜雨,街上觅熟人。

离开家后,马安的思绪回到父母身上,穿着拖鞋,挽起裤脚,打着伞,踩着地上的积水,匆匆赶至街口,他看见父母站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的门前。

“妈子、老爸,唉,都是因为下雨耽误事,小枫的女朋友拖到现在才走,你们没有被雨淋着吧?”马安气喘吁吁来到父母面前,借着便利店门口的灯光打量二老的头发和衣服。

母亲摇一摇头,父亲已打起哈欠。

“我们快回去吧。”马安递给母亲一把雨伞,他扶着父亲提起步伐。

马安一手撑伞一手扶着父亲,伞下的父子情由于这几年互相缺少交流,所以一直以‘沉默’维持着。

三人刚走几步,遇上回来的小枫。

“奶奶,我扶你。”

“不用,奶奶自己能走。”

马安瞟了一眼小枫和母亲,看到祖孙相处融洽,内心甚是欣慰,他之前总担心儿子会跟着黄苗瑛一同排斥二老。

亲人之间的相处需要做到兼顾,为人父为人子,尽责尽孝之时,是否亦尽到为人夫的责任?

回到楼下,收起雨伞的时候,小枫对马安说道:

“爸,房子的事我和小翠商量过了,决定在她上班的地方买一套小户型作为婚房,她爸妈帮我们交首付,剩下的我和小翠慢慢供。”

马安一听,手中的雨伞不慎滑落在地,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小枫,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小枫向马安迈近一步,说道:“我说,关于房子的事我和小翠商量过了,决定在她上班的地方买一套小户型作为婚房,她爸妈帮我们交首付,剩下的我和小翠慢慢供。”

马安听后,呼吸变得急促,他吩咐小枫:“你……和爷爷奶奶先上去,我……我抽根烟。”

说完,马安捡起雨伞,递给小枫,然后转过身去……

心跳加速,身体微微颤抖。

他掏出烟,一时没拿稳,整包散落地上。

看着地上散落的烟,任由它与灰尘为伍,眼下最重要是等待,等待身后上楼的脚步声消失、等待疲倦的身体撑不住、等待大脑将儿子的话转换成“房子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之后才蹲下来,做一件很久以前就已经想做的小事儿——哭泣。

雨,还在下。

有人喜欢下雨,也有人讨厌下雨,但他们均有一个共同的期待,就是期待雨后的彩虹。

西安癫痫病就诊科怎样
拉莫三嗪口服悬溶液
治疗癫痫病技术

友情链接:

裾马襟牛网 | 高中英语必背单词 | 双面羊绒 | 猜成语手机游戏 | 冠心病症状及治疗 | 林正英喜剧电影 | 手机百度搜索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