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西成铁路客运专线 >> 正文

【流年】惊(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中国的节日在王宇飞的心里是相当排斥的,他认为既繁琐又无聊,更主要的是节日可以让别人感到热闹和兴奋,而他却只能收获孤独。但是,对于母亲节,他却显现出无比的虔诚。

五月刚刚迈出一小步,他就把日历翻到了11日这天,并且撕去还没有废弃的新页,怔怔地对着那页日历发呆。他并不是着急这一天的到来,相反他是非常害怕面对这一天。离家整整四年了,四年间,他从未回过家,甚至接到母亲的电话也总是匆匆挂断。他不知道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向母亲提出抗议,到底是为了母亲还是为了自己,无数次,家乡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在他眼前飘过,就像母亲的身影,温暖着他对故乡的记忆,同时也煎熬着他对母亲的思念之情。

岁月的尘埃抵挡不住他飘飞的思绪,一些久远到被遗忘的瞬间渐渐地从心底升起,然后,慢慢地变成一幅幅清晰而真实的画面在他眼前重叠上映。他把自己扔进旧时光里,回忆着自己长大的过程,桩桩件件的往事碰撞出记忆里的美好。顷刻间,此时的心境,终于荡漾成满眼的泪水流淌成河,浇灌着荒芜的心田。

宇飞的出生,无疑给这个幸福的家庭又增添了另一份喜悦,四代单传,这种无限的幸福感,让宇飞的爷爷当即决定把自己经营的祖业交给了自己的儿媳,也就是宇飞的妈妈曾曼妮。从此爷爷奶奶专心照顾可爱的孙子宇飞,曼妮和宇飞的爸爸则尽心尽力地经营着萨拉齐的一家大型煤场。然而这种快乐是短暂的,很快就结束了,也许在宇飞年幼且懵懂的世界里,还没有来得及领会快乐的真正含义,幸福就一下子走远了。

那天天气很好,曼妮牵着宇飞的小手踩着一地金色的阳光向阳光幼儿园走去,宇飞稚嫩的童音在空谷中回荡。妈妈,长大了我要到山外面去,我要在北京买一所大房子,把你和爸爸爷爷奶奶都接过去。

曼妮笑着,笑成了路边的马兰花。那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啊,只有读好书考上大学才有这个能力哦!

妈妈,我也对爷爷说过的,可是爷爷说,等你去了北京我早就变成灰了。曼妮笑得眼睛只剩下了一条缝。那你怎么说的啊?我说,如果你变成了灰,我就把你的灰运到北京去。小宇飞满脸的自信让曼妮的心瞬间漾满骄傲。所以啊,你要抓紧时间,爷爷年纪大了,不要让他等太久哦!嗯嗯。小宇飞煞有介事地跑到妈妈的面前连连应允着。

在小宇飞的心里,眼前的一切便是永远,他不可能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大人尚且做不到,何况孩子呢!

偏偏意外在一瞬之间发生,在毫无征兆的状况下来临了,猝不防及地给人当头一棒,让你瞬间眩晕应声倒地。

你是曾曼妮女士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外地人焦急的声音。

我是啊,您哪一位?曼妮回应着那面的焦急。

我是江宁伟,山东的客户,你丈夫出事了,你赶快到河北沽源第二人民医院。电话那端匆匆说完马上挂断了电话。

曼妮的脸色瞬间阴沉,她来不及多想,一把抱起正在地上连蹦带跳的宇飞向车站飞奔而去。宇飞莫名其妙地盯着妈妈的脸。妈妈,我不去上学了吗?你不是说过不要逃学吗?逃学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吗?

曼妮喘着粗气只顾往前跑,儿子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她的思绪飞速旋转,丈夫究竟出啥事了?急症?不可能,丈夫一直身体很好,自从结婚后还没见他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曼妮很快否定了这个原因。触犯了法律?可婆家也是家规森严,丈夫也是读过高中的文化人,文质彬彬,家里不缺吃不缺喝的,抢劫谈不上。会是什么呢?报复?曾曼妮心里咯噔一下,丈夫人缘好,朋友极多,黑白两道也是吃得开的人,但同时也四面树敌,尤其是眼下经营的这家煤场,生意红火的同时也让其他同行恨之入骨。想到这里,曼妮开始惶恐不安起来。

她把宇飞放在路边,自己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四下张望过往的车辆,十分钟过去了,所有车辆都无视于她的存在,哧溜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股夹带着尘埃的风,把她吹得摇摇晃晃。

时间一分一秒地滑过,她开始焦躁不安,蹲在路边的草丛里。突然她飞速直起身,站在马路中央,拼了命地挥着手臂。果然一辆白色轿车在她面前戛然而止。不要命了,你不带这么害人的。

说吧,说什么都行,要多少钱都行,只要你肯把我送到沽源第二人民医院就行。否则你就从我身上碾过去吧!

你去医院干什么,你是?

我叫曾曼妮,我丈夫出事了,请你帮帮忙!

快上车!

车子开始在荣乌高速上急速行驶,蜿蜒的山路像一个巨大的陀螺,绕啊,绕啊,就像在原地打着转,总也绕不出去。车窗前的玻璃上不断地变换着一座又一座的山峰,疾走的样子像一道闪电,来不及多看一眼就黯然消逝。

大姐,没事的,放心好了,你丈夫会没事的,我尽量赶路。司机倒安慰起曼尼来,看样子好像从来没有埋怨她的冒失拦车。曼妮虽心事重重,仍然勉强感激地回应了一句。谢谢。

车内一直沉默。小宇飞也似乎融入到了这种沉闷的气氛中,他亮晶晶的小眼睛里也在闪烁着疑问,妈妈怎么突然间就变了呢?变得不高兴了呢?我也没说过以后不把她接到北京去啊!难道妈妈不喜欢去北京?还是……

【二】

车子刚到医院门口,曼妮拉起宇飞准备下车。那个司机不得已先将车停下,打开车门让曼妮母子下车。然后,他并没有离去,而是去了停车场。

医院的长廊外挤满了她的乡里乡亲和亲朋好友,确切地说是丈夫的乡里乡亲和亲朋好友。他们看到曼妮牵着宇飞的小手急匆匆地往里走,自觉地从中间闪出一条路来,曼妮惊讶地看着左右两边的人群,他们都在用悲悯的眼神看着她们母子,每个人都一样。她预感到可能已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她几乎想到是什么了,但她不愿确定,换作是谁都不愿确定!

曼妮依旧急匆匆地走着,快走进病房的时候,她听见了婆婆撕心裂肺的哭喊。儿啊!你这是咋了?一句话都没说就这么就走了,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要我们怎么办啊!我还没有等到你养我的那天,你咋就走了,你个不孝的儿啊!

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仿佛在一瞬间都停止了运转。世界静止了,空气凝固了。曼妮感觉自己瞬间跌落进一个真空的世界里,仿佛刚才听到的只是婆婆的梦呓,她一下子惊厥地醒来,却发现真正进入梦乡的不是自己,而是丈夫。

嫂子,连日阴雨不断,山体塌方,哥哥刚好……宇飞的小姑早已哭红了双眼,竭力用嘶哑的声音告诉嫂子哥哥的死因。

曼妮没有说话,此刻,她能说什么呢?悲伤已经掏空了她胸腔内所有的蓄积,她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她感到天地都在旋转,幸福在顷刻间坍塌。

妈妈,爸爸怎么不说话,他在睡觉吗?怎么还不醒来?宇飞用尽全身的力气摇晃着父亲的手。

孩子,你爸爸走了,去了另一个世界,再也不会醒来了,你哭吧,流尽你所有的眼泪为他送行,把你的不舍和哀伤统统都让他带走吧!

曼妮看着幼小的宇飞终于泪流满面,迎面的风将白色的窗帘掀动,飘飘浮浮时起时落,像是个指挥家在演奏一首悲哀的挽歌。房间内流转着低沉的音符,嗖嗖的风声从耳边经过,把曼妮的心激荡得粉碎,伤心欲绝,猛地抓起窗帘的一角用力撕扯下一根长条,狠命地缠在了宇飞的头上,宇飞哇的一声扑在曼妮的怀里大声哭喊。妈妈,爸爸……爸爸……曼妮的眼泪像决堤的长江水,哗哗地流进了宇飞的发间。

丈夫的七七烧完,曼妮准备去上班,心想,死了的可以不管活人,可是活人总不能也不管活人吧!第二天她去了公婆家里。爸,妈,小妹这几天还不走是吧,让她先照顾你们几天,我去煤场看看,这些日子耽误了不少生意,我们一家老小还得把日子过下去不是,你们放心,家明不在了,我一样会给你们养老送终。

公公抽着烟,一言不发,一根接一根,屋里烟雾缭绕,从门口望去公公的身影已经很模糊。过了好大一会儿,当曼妮准备离去时,公公抬手,指着他对面的椅子示意曼妮先坐下。

曼妮被尼古丁呛得不停咳嗽,眼里忍不住挤出了一滴泪。爸,你还有事?她不停地用手掌挥着眼前的烟雾。

曼妮啊!你才30岁,还很年轻,我和你妈都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媳妇,可是我们不能做糊涂事,不能让人指着脊梁骨骂我们做缺德的事情,我们不能耽误你啊!如果遇着合适的人就赶紧再嫁了吧!

爸,我再也不想结婚了,就这么守着你们过吧,宇飞还这么小,还是个男孩,谁愿意娶我这么一个累赘啊!我也想过了,我就是再嫁也找不到比家明好的了,就这么过吧!

曼妮啊!爸爸经历的比你多,凡事都不要绝望,好人自有好报,你会找到比家明还好的人。可是你一直留在这里,没人会为你提亲的……

啊,这是在委婉的提醒我,王家已经不欢迎我再继续去煤场上班了。煤场,煤场,这意味着一家人的经济来源都来自那里,曼妮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曼妮,你放心,呼市那套房子归你,你不是还有儿子吗?哪个当妈的不会想着自己的儿子,房子归你我放心。

曼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走灯灭,这是自然常理,我也要遵守。原本的一切原是与丈夫联系在一起的,丈夫没了,我还能有什么呢?

爸爸,你和妈妈多保重,谢谢你们设身处地地为我着想,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够侍奉二老了,只能让小妹多加费心了,你们要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啊,千万别亏了自己。曼妮心想,人心毕竟深不可测,信任在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面前显得似是而非,像动物的羽毛那样轻,那样飘渺。何况自己目前的处境呢?于是她平静地告别了公婆,带着宇飞回到了久别的母亲家。

对于宇飞而言,意味着短短的几天之内经历了两次别离,他不明白父亲为何会突然离他而去,他甚至一点也不知道父亲的死亡对于他以后的生活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他只是想到,可能从此以后再不会有人把他扛在肩头,站在山顶把手伸向云端,对着天空高喊,我要扯下天空那朵最美的云送给妈妈做漂亮的裙子,妈妈穿上就会像仙女一样美丽了。可能他再也收不到父亲出差回来从各地带来的美味小吃和有趣的玩具了……

他更不明白会有一天爷爷也会与自己别离,为什么爸爸不在了,妈妈要离开爷爷的家,离开爷爷的煤场,回到姥姥留下的旧房子里,为什么……

当然他更不能知道明天将会怎样,只是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第一次窥探了母亲的脆弱。他也从此懂得了自己和母亲的命运才是紧紧相连的,和自己分不开的永远是母亲,他这样坚信着,于是他握紧了坚实的小拳头。妈妈,你别哭了,以后我保护你,长大了我要挣很多很多的钱,只把你一个人接到北京去。

儿子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虽然是小孩子不负责任的梦语,对于曼妮来说却是一种极大的欣慰,她流泪的眼里闪出了一丝笑容。

【三】

第二天醒来时,宇飞还趴在曼妮的身边酣睡。曼妮没有叫醒他,轻轻地打开房门,山谷的清香扑面而来,紧接着屋内就布满了金黄,阳光照耀在儿子胖嘟嘟的脸蛋上,曼妮看着儿子,幸福地笑着,她忘记了昨天曾经发生的一切,她不相信那是真的,她愿意相信丈夫只不过是累了就想睡个觉。今天太阳升起来了,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明媚,一样的温馨,一样的让大地充满生机。阳光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瞬间迸发霞光万丈,一下扫除世间所有阴霾,谱写豪迈的铿锵旋律,照亮迷茫人的未来,让迷茫人的心灵开启一扇门,让阳光走进来。

曼妮轻快地迈着脚步,东翻西找终于找到了以前不穿而又没舍得丢弃的旧衣服,她暗自感慨自己的先见之明,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然后又找出母亲生前戴过的围巾,脸上捂了个大口罩,往镜子前一站,嘿嘿一笑,像,像煤场里捡石头的女工了。

等宇飞醒来,母子俩吃完饭就往萨拉齐煤场走去,儿子兴高采烈地在前面带路,不时地藏在路边的草丛里和妈妈逗猫咪,曼妮一路小跑地追赶着儿子,不知不觉就到煤场了。

月红姐,今天有雇工的你帮我说一下好吗?宇飞非常听话地跟在妈妈身后仰头看着妈妈和煤场里的一个女人说话。

你怎么也干这种活了,难道?月红一脸狐疑地望向曼妮。

家明不在了,我不愿呆在那个伤心的地方,我想让自己忙碌一些,拜托了,月红姐。

这好说,只要有雇工的哪怕只用一个人,我就让你去,你平时也没少照顾我们,可怜你们母子。月红不由鼻子一酸,从眼里滚落了几滴泪水。

一连二十多天,曼妮去煤场捡石头都会带着宇飞,她把宇飞安置在一个阴凉处,面前有水和饼干,书包里有图画书和练字帖。宇飞乖巧听话,每当妈妈把他安置在这里时,他就会趴在一块大石头上涂涂画画,写写描描。渴了就抓起水瓶子一仰头咕嘟咕嘟喝上几口,饿了就往嘴里塞上几块饼干,困了不知不觉就趴在石头上睡着了。曼妮收工回到这里,低头看看黑乎乎的手里攥着的那张百元大钞,再看看睡得香香甜甜的儿子,一股酸涩爬上心头,心疼地把儿子抱在怀里快步向家走去。

得了癫痫病饮食注意什么
中医治疗癫痫病的药是什么
如何治疗继发性癫痫呢

友情链接:

裾马襟牛网 | 高中英语必背单词 | 双面羊绒 | 猜成语手机游戏 | 冠心病症状及治疗 | 林正英喜剧电影 | 手机百度搜索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