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重生豪门千金楼 >> 正文

【流年】不就那么一回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蓝洁说:“河这样流了好多年了。”

刘凡说:“这是废话,人家河就这样流着,你不说它也这样流着。”

蓝洁说:“河在说话,不过你这样的人是听不见的。你算是白活了。”

蓝洁并不认识刘凡,至少,刚才以前他们还不认识。刚才以前,刘凡骑摩托车来到这里。这里有一座水泥桥,荒了,桥身上长出了草,风吹雨淋,春夏秋冬几十年了,那桥看着就要倒了,每天依然还会有那贪走截道的车从这桥上小心翼翼地开过去。桥下的河在这里打了个旋,并没有湍急的汹涌,反倒在这里滞留驻足,成了一湾娴静的湖一般的潭,水面发绿,看着就像绿宝石一般明净。鱼在这里甩籽产卵,垂钓者一竿下去,总能钓着肥硕的鳟鱼。

刘凡来这里就是钓鱼的,他骑摩托车来到这里时,一眼看见桥上站着一个女人,她一定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身子很苗条,穿戴很时尚。刘凡说:“这女人不会是要自杀吧?”

那女人说不定就是自杀的,要不然她站在桥边上干什么。刘凡喊了一声:“喂,说你呐,你是不是要自杀。”

桥上的女人没理他。

刘凡就向她走去,刘凡说:“我问你呐,你是不是要自杀?”

女人没理他,也没有动一下。她果然是个漂亮的女人,刘凡不想她就这样自杀了。至少,她该和他说两句话。所以,刘凡又大声问她:“问你呐,你是不是要自杀?”

他说着话已经离她很近了,他想,他不能再往前走了,电视上常有这样的画面,一个人站在高楼上要把自己摔成稀巴烂时,警察赶来了,然后就和想自杀的人保持一定距离开始说废话,废话说得越多,想自杀的人活着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刘凡说:“喂,你这是要干嘛?你往下边看看,多高呀。跳下去就没你了。我不是说不要你跳下去,你要跳下去别在这跳下去,你换个地方跳下去。这地方很干净,挺好的风景,你从这跳下去,就糟蹋这里了。”

那女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谁呀?怎么这样说话?难道说我的生命比不上这样一处风景吗?”

刘凡说:“不是,我是说,你反正要自杀了,你一跳下去,你就没有了,而这地的风景还在。‘没有了’和‘还在’一比,你自个算算帐,是不是?”

女的说:“谬论。”

刘凡说:“你说什么?谬论是什么?你别逗我了,哥们没文化,求你说话通俗点好不好。”

女的没吱声,往前迈了一小步。刘凡说:“嗨,你真要自杀呀?我还是那句话,你要跳换个地方跳去。多大的事呀,不就是要你换个地方跳嘛。你自个想想,你从这跳下去了,我今后还怎么在这钓鱼呀。你说是不是?你再想想,这里原来挺好的一个地方,你看这水,绿的像镜子一样,还有这桥,都快塌了,多好看呀,是不是?”

女的没吱声,也没有动。

刘凡说:“你自个看看,这样的桥到哪找去?水泥上都能长出草来,歪歪斜斜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你看看你脚底下,都露出钢筋了,我说你脚往边挪挪,没看见吗,那有一朵小花,多嫩的花呀,你就忍心拿脚踩它,我说你的心是不是石头做的?太残酷了。”

女的真的把脚挪了一下。

刘凡说:“这就对了。多大的事呀,想死是不是?多无聊呀,干嘛呀?吓唬谁呀?想死你倒是死呀,像我这样的,我想死我就死了。你看什么看,往边站站,说你往边站站,你不是想死吗,我就死个样儿给你看看。”

女的被刘凡的话说懵了,真的挪出了地,刘凡就站在她刚站过的地方,说:“多大的事呀,不就是死嘛。看我的,我真死个样儿给你看看。”

刘凡说着就纵身跳下去,女的惊叫一声,刘凡早跳到深深的河谷里了。

女的大喊救命。这地方就是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听见。这地方太荒僻了,只有像刘凡这样的人才会来这里。她要不是想死,她也不会来这里。她试着站在刚才站过的地方往下看,怎么这样高呀?刚才还不觉得高,可这会她往下一看头就发晕,真高呀,那小伙子从这里跳下去,非摔死不可。他也是来自杀的吧?今天邪门了,一下来了两个自杀的人,不同的是他说自杀就自杀了,而她还想了许多事,满脑子的事让她半天没有死。而人家一来这里说跳就跳,说死就死,干净利落地就跳下去了。

女的又喊了几声救命,她想,无论如何也该喊几声救命。她正喊叫着,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喊什么喊?我根本就没死,我刚才是做了一个跳水运动。底下河水深的很,它根本就摔不死人。你来这里自杀根本就是骗人。从这跳下去,它就死不了人。我本来想等你跳下去,然后我一个鱼跃跳水,来个英雄救美来着,可是我心疼你这身衣服。这衣服多时尚呀,多漂亮呀。你看看你多漂亮呀,是不?”

刘凡像鬼一样从坡底下冒出湿淋淋的脑袋,说:“看什么呀,我刚才跳水的姿势好看不?姑娘,给个面子好不好,还从来没有哪个姑娘表扬过我,更不要说像你这样漂亮的姑娘。你就夸夸我好不好。”

女的不由破涕为笑,说:“你怎么这样能糟?真服你了。你这样做为什么呀?”

刘凡说:“我是吃饱了撑得才成了这落汤鸡。你说我为什么?哎,我真的问你,我跳水的姿势一定很潇洒吧?我对你讲,我经常站在这里跳下去,一开始是跳冰棍,直着身子噗嗵就跳下去了。后来我胆大了,就头朝下跳下去。我一次次这样跳下去,我想,我一定比田亮跳奥运会冠军还棒。可惜从来没有人看过我跳水,今天你看见了,你说说,我跳水的姿势潇洒不潇洒?”

女的说:“我根本没看见你是怎样跳下去的,你说跳就跳下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准备你就跳下去了,我怎么知道你跳水的姿势怎样呢?”

刘凡说:“你真没劲,你白长这样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了。不过说真的,你是我见着的最漂亮的姑娘,我对你说,咱们别玩这自杀的游戏了。这一点也不好玩。你和我下桥去河边钓鱼去吧。这河里的鳟鱼特肥,我每次都能钓到三斤以上的鱼,我把鱼架在火上烤,都能烤出油来,香死了,我谗死你。还发什么愣呀,走呀,真是的。快走呀……”

女的犹豫着,问他说:“你是谁?”

刘凡说:“我呀,刘凡呀,一个下岗工人。多大的事,下岗了我就天天在这钓鱼,别啰嗦了好不好?一会太阳落山了,咱可就钓不着鱼了。”

女的说:“谁说和你钓鱼了,我哪有什么心情钓鱼。”

刘凡说:“不是说了嘛,多大点事呀?你要自杀是不,我对你说,你要自杀就说明你是一个快死的人了。你都快死了,还有什么事放不下,是不?都快死的人也不在乎和我钓一次鱼,再说了,就是在临死前吃一顿我烤的鱼,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者说,你到哪去找我烤的鱼?真的好吃,香死了。走呀,还愣着,真是的。”

女的哭笑不得,说:“我怎么听你说话这样别扭?你就不想安慰我几句?”

刘凡说:“安慰什么呀?谁安慰我呀?我都这么大了,我都下岗了,我估摸着,我这辈子也别想找对象了。就这么着了,爱怎样就怎样吧。你说说,我这样一个可怜的人有资格安慰人吗?是别人欠着安慰我了,要说安慰,也该你安慰我两句。再说了,你一个快死的人,我就是真安慰你几句也是浪费,你说是不是?”

刘凡说完就走了,还说:“你爱来不来,我对你说,你就是想自杀在这也自杀不了,刚才你都看见了,我已经跳过一次了,这根本就摔不死人。你要是真想自杀,还是换个地方吧。”

刘凡说完就下了桥,来到河边,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拉长鱼竿钓起了鱼。

这真是荒野里的一处风景,葱郁的两座山,中间夹着一座歪斜的水泥破桥,桥下一潭碧绿的水,拐一个弯后,那水伸出去,哗哗响着流向更远的山。有时候从山上滚下一粒石子,落到潭里,“咕咚”一声厚厚的水声响,声音不大,也能震的人舒展开一身的汗毛。

“你衣服还流着水,湿湿的你也不嫌难受?”

身后传来这样一声,刘凡说:“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他说完还把湿衣服往紧里裹了裹。

身后她又说:“动了。”

他说:“什么动了,是鱼咬钩了。”

他一提竿,就见河面上噗嗵响着,一尾鳟鱼离了水面,甩着尾,不算太大,有小半斤。刘凡把它装进网袋里,又把网袋放进水里,养着那鱼。

再次投下钩后,刘凡说:“嗨,你不来试试,好玩。”

她说:“你是谁?”

刘凡说:“我就是一不想让你在这自杀的人。我叫刘凡,你知道这名就行了,最好立马忘了。我这人不值得你记着。”

她走过来,说:“你还是脱了上衣吧,湿溻溻的多难受。”

他说:“要脱最好脱光了,脱光就好受了,是吧。”

她“噗”一声笑起来,说:“那你就脱呗,谁挡你了。”

他说:“可是我一脱又成流氓了。这活人就是麻烦,难怪你要自杀。”

她问他:“刘凡,你是不是特不想我自杀?”

他说:“可不是嘛,我觉得你这样漂亮,自杀了特可惜。”

她问:“有什么可惜的?”

他说:“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当然是真话了。”

“那我就说了,开始我是见义勇为。后来我发现你特漂亮,我想,这样漂亮的姑娘我得救下来,说不定还能给我做媳妇,真的,我就是这样想的。要不我怎么真从桥上跳下去呢?我傻呀?这事完全是我的私心杂念。所以你也用不着感谢我。”

她说:“我也没说要感谢你。”

他说:“我也没指望你感谢我。”

都不吭气了。沉默了一会,鱼又咬钩了。刘凡说:“好大的家伙,这地方绝了,真有大鱼。我今天特运气,我叫你跑!我叫你跑!这鱼真大,这样大的鱼你不能立马提竿,要溜它,就这样,把它溜没劲了,它扑腾不动了再提竿……”

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钓鱼,不觉得,太阳已西沉了。刘凡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他说:“你来钓,我去取锅拾柴火。”

他把竿给了她,自个去摩托车那取来一个小锅,又薅了些毛草捡来许多树棍架起小锅熬鱼汤。天已黑下来,野山寂静。刘凡说:“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走?不过话说回来,你一个要自杀的人天黑不天黑也无所谓。”

她说:“我发现你这人说话特恨,一点弯没有,直来直去,让人受不了。”

他说:“你累不累?看着锅,还有,把这鱼在火上烤,要多翻几翻。”

刘凡说完,把手里的鱼递给她,那鱼让树棍叉着。他又跑回摩托车那,回来时手里已多了个瓷缸。他取下小锅,把鱼汤倒满瓷缸,说:“接着,好喝死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她接过鱼汤,说:“我叫蓝洁。”

刘凡说:“好名,好听。实话对你说,你人长得很养眼,我看着特舒服。”

她说:“我知道你是在劝我。别劝了,说什么都没用。这汤真鲜。”

刘凡说:“谁劝你了,从开始我就没劝你不是?我只是对你说,要自杀换个地,不能在这,你在这自杀了,我以后还怎么来这钓鱼,是吧。”

她说:“鱼烤熟了没?”

刘凡说:“你还上劲了,都快死的人了还掂记着我的烤鱼。”

她说:“是呀,我一个快死的人有什么放不下的,能吃一口是一口,给我。”

她真抢了刘凡手里的鱼,刘凡乐了,说:“真没辙。叫蓝洁吧?我说你别死了,我不是劝你,实在是死一点不好玩。”

夜幕完全垂下,一牙下弦月像镰刀似的挂在山梁靠上一点。身边的桥像腐朽的的老人睡着了。河湾映着幽亮,汩汩响着,偶尔会“噗嗵”一声,刘凡说:“这是鱼在跳。这的鱼特多。我说,咱们该回去了。”

蓝洁说:“谁和你回去?”

刘凡说:“也是,你又不是我媳妇,干嘛要和我回去。那好吧,那你就在这呆着吧,我可要回去了,总得睡觉吧?”

刘凡说着就收拾了小锅鱼竿什么的,然后吹着口哨走到摩托车那,装好了东西,一脚踩响摩托车,也不说一声,骑车就走了。

山野里荡漾着微风,茅草柔软地低声哼哼着什么。水面越来越平静,鱼也许睡觉了吧?也不知道刘凡是怎样找着这样一处地方?河原是湍急汹涌,却在这里打了个回旋,像是歇脚一样在这里变得缓慢了,安静了,透出了水的原样,温柔舒缓。按说这样一处好地方是应该常有人来的,可是它距城市太远了,又不是名胜大川,除了有那贪走近道又不怕死的汽车偶尔过一下桥,这里几乎就没有人的踪迹。偏偏就让刘凡找着了这样好的一处地方。

如果这会刘凡真走了,那蓝洁是死定了。她是怎样走了这么远的路来到了这里?她现在怎么办?刘凡走了,天黑了,荒山野岭的地方,她就是不自杀也会吓死。山在黑夜里变得黑黢黢,茅草依然摇摆着,发出柔软的声音,夜很静,河的流水声充斥了所有的空间,河面上闪动着不易看见的微光,在更远处,因为河水的流动,河面上闪动的微光是那种流动的,像是一群又一群飞舞的荧火虫。

山谷里响着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好像是听不见了。可是,一会摩托车的声音又响起来,时断时续,一定是他在爬坡。他爬到了坡顶上,摩托车声就变大了,一会,他又落到了坡底下,摩托车的声音就落下去了。但是,那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最后,一束车大灯雪亮的光柱像水一样冲过来,刘凡喊叫到:“你还在吗?”

癫痫有没有遗传性症状
癫痫的护理措施有哪些
吉林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友情链接:

裾马襟牛网 | 高中英语必背单词 | 双面羊绒 | 猜成语手机游戏 | 冠心病症状及治疗 | 林正英喜剧电影 | 手机百度搜索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