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自行车俱乐部名字 >> 正文

【江南小说】路在何方(二)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3圈地运动

故事回到前年的冬天,元旦刚过,吴天龙已经不满足于一个小小棉厂的小敲小打了。他要实行新举错,再上一个大项目。三兄弟经过半个多月的江浙之行,回来后,将一份“创建天龙公司造纸厂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交到丽水镇人民政府办公室。

元月二十日,丽水镇政府为此专门召开了书记镇长办公会议,研究其报告的可行性。

镇长彭德州首先发言:“同志们,今天的会议是一个专题会议,只讨论一个问题,就是明水村的天龙工贸公司申办造纸厂的报告,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畅所欲言,大家都是组织同志,要抱着对党对人民事业高度负责任的态度,认真对待这件事。这份《创建天龙公司造纸厂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很长,我就不照本宣科了,找重要的部分读一读。

各级领导: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乡镇企业更是雨后春笋,遍布全国。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开展,乡镇企业在我国国民经济的地位逐步提高,形成了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大好局面。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策的正确性和优越性。

江浙地区的乡镇企业更是红红火火,亿元乡亿元村比比皆是,其人均收入以达5000元以上,率先进入小康生活,而我们地区经济落后,生活贫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乡镇企业严重滞后,所以,发展乡镇企业,时不我待。

我们经过到江苏、浙江两省实地考察后认为,我们地区办小型造纸厂最为适宜。

第一、我地有大量的原料来源。就我乡而言,每年焚烧的麦秸就达5000吨以上,还有大量的毛竹和树木都有待利用。

第二、我们地区有充足的劳动力资源,这既为企业的发展提供方便,也为一部分人的脱贫致富创造条件。

第三、就目前市场预测,造纸行业永远不会饱和,永远供不应求,因为全世界的造纸原料相对短缺,并且几十年内难以解决。

第四、我们设计的造纸厂年产值一千万元,利税三百万元。解决劳动力一百八十人,年人均工资九千余元。为社会增加收入近二百万元。利用原料5000吨,创始价值二百万元。

以上是我们经过反复研究并经过有关专家论证得出的结论。敬请领导批准。

天龙工贸总公司

1990.1.18

彭镇长的话刚结束,分管乡镇企业的副镇长王民笑着说:“好,有见识,有胆魄,字字千钧,句句是理,我们地区就是要这样有能力的人,我代表我个人完全同意天龙公司申办造纸厂的报告。同时我也站在发展我们地区经济的角度上希望大家批准这份报告。”

“我首先肯定吴天龙的积极进取精神,我们地区要想发展经济,就应该有许多象吴天龙这样的人才。”分管土地的副镇长董文武说:“但我认为在我们地区办小造纸厂不适宜,其原因有两个方面。一、厂区占农田十亩,这不仅违反《土地法》也不符合农民利益,我们无权批准这个企业。第二,更为严重的是造成环境污染的严重后果,我们不能以破坏人类生存的环境来发展经济,那叫饮鸩止渴,希望大家慎重考虑。

……

讨论是热烈的,但作为丽水镇的第一把手,党委书记王新国始终没有表态,会议不了了之。

晚十点钟,吴天龙、吴天虎、阿二三人一同来到镇书记家里。

“咚、咚、咚”阿二小心翼翼地敲着书记家院子的铁板门,门“吱”地开了一条缝,开门的是书记的太太阿香,书记正和客人们在房间里说话。

“原来是你们几个。”阿香膘了一眼阿二手上的大礼包,笑着说。

阿二熟练地把大礼包悄悄地送进了书记家的耳屋。书记太太心知肚明地跟了过去。

“你们几个这么晚还来这里,是为造纸厂的事吧?”王书记站起来。

“书记英明,”阿二点头哈腰地说:“刚一见到我们就知道我们的心里话。”

“阿二,人才难得呀,天龙有你这样的人才不愁事业不成啦,天生一付甜嘴,当今社会,谁不愿听那些甜言蜜语?坐,坐,坐。”书记笑着说。

“我们的王书记就不喜欢听甜言蜜语。”阿二笑容可掬。

“你这话说对了,我喜欢的是实话,真话,是民情,共产党人嘛,一切从工作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王书记得意地说。

先到的人知趣地走了。

王书记接着说:“你们的报告有点问题呀。”

“什么问题?”吴天龙有点紧张的样子。

“对你们的报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人全力支持你们的报告,一种意见可以说是截然不同,现在还没有形成共识,等我们再考虑考虑,研究研究然后再做决定,你们先等等,好事多磨嘛。”

“还等什么呀,不就是您王书记的一句话,您是金口玉言呀。”阿二笑着说。

“可不能这么讲啊,我们共产党人的原则一向是民主集中制嘛!”

“人家办企业也不容易,何必为难人家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呀。”书记太太插话了。

“夫人不要参政议政啊。”王书记皮笑如不笑地说。

“我这既不叫参政也不叫议政,只是说句公道话,你们共产党人不至于连话都不让人说吧?”阿香微笑着说。

“好,好,就算人民之声,明天派王副镇长去登点,不过,我告诉你们三个人,你们要把问题想得复杂点,难事还在后面呢。

“好,好,知道,知道,我们都听您的。”三人笑着出了王书记家的大门。

“哎!”王书记叹息吴天龙三人天真幼稚,头脑简单。

吴天龙想:钓上了一条大鱼,今后的屁股有人擦了。

王镇长来到明水村,没有人通知,农民们早早就坐满了村部办公室,村长胡大富笑眯眯地给王镇长到茶。

见人都到齐了,胡大富开门见山的说:“王镇长是为天龙公司办造纸厂,把大家请来商量征田的事,望大家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第一个反对!”村民胡大发说:“我家五个人田,全都在那儿,这田一征,叫我一家老小喝西北风?”

“征田是要给补偿的,一亩三千元,”王镇长解释说。

“三千块一亩,我家五亩,三五一万五,我家子子孙孙就吃这一万五千元?这田是我们的命根子,说什么我也不卖!”

“大发的话说得对,田是我们的命根子,说什么我们也不能卖。”大伙都附和着。

“农民朋友们,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田地已经成为农村发展的羁绊,大家应该放弃‘以农为本’的老观念,要与时俱进吗,要想发展就得打破常规,你们可以进厂当工人,也可以用补偿费进城经商发展吗?你们谁见过种田发财的?大发同志,你不是种了一辈子田,还没有发嘛?”

王镇长一席话把其他人说得哈哈大笑。

胡大发满面通红:“我没发,那是我无能,但自从分田以后,我一家人能吃饱,不管你怎么说,田我就是不卖。”

“王镇长,我说两句”人称狐狸精的胡里清说:“你刚才说的话,我听后,非常激动,但是,三千块一亩是不是太便宜了些。”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说话说到点子上了,问题的关键是价格的问题,而不是卖不卖的问题。”王镇长抓住时机进行诱导。这就是王镇长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方法。在香山镇,王镇长的能力是公认的。

“大家提提看。”胡村长接着说。

“八千一亩,怎么样?”一个叫小海的年青人说。

“八千太高了吧,”王镇长说:“五千一亩,我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话,至于吴天龙是不是同意我还不知道,不过,工作我负责去做。我们领导干部就是做工作的嘛!”王镇长谦虚地笑笑。

“我不同意,一万块一亩,我都不同意。”胡大发倔强地说。

这次其他人没附和了。

“就这样定了,少数服从多数。”王镇长作了最后总结。

吴天龙请了许多风水先生,大家一致推断,腊月二十二是千年一遇的好日子。于是他决定在这天举行建厂典基礼。

农村人作城里人的玩意,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吴天龙还是把事情弄得风风光光的,镇党委、政府的主要成员:王书记、彭镇长、王镇长等等,大大小小的头面人物一共二十余人都到场指导,以示重视。明水村的村长胡大富这天也成了大忙人,毕竟,天龙公司座落在明水,他也算半个主人,再说所来的人都是他的顶头上司,对谁也不能怠慢,于是,他干脆把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倒水、递烟忙个不停。吴天龙反倒清闲不少。

上午九时十八分,典基礼开始,吴天龙也学着电视里的样子,让王书记,彭镇长,向基石上挥几锹土,做做样子。

忽然,胡大发一下跪到基石上,阻碍人们挥锹。一向镇定自若的领导们被这突然举动弄得不知所措。一个个呆在那里。

这时,吴天虎、阿二冲上去,抓住胡大发的头发就是一顿暴打,等胡大发鼻青脸肿之后,那些领导们才想起将天虎、阿二两人解开。

天龙公司造纸厂的围墙就这样围成了。

很快,春节就到了,除夕那天晚上不知是谁在明水村村部的大门上贴了付奇妙的对联:上联:胡大胡二胡人民,下联:忘党忘国忘祖宗。横批:吴法吴天。

胡大富立即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了镇政府。因春节期间,干部们都回家过年了,无人有精力过问此事,再说是:“忘党忘国”而不是“亡党亡国”,尚有警示意味,也不好追究。明眼人开始认为是胡大发所为,但胡大发是个文盲、目不识丁,更不用说作对联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由于胡大发坏了造纸厂的彩头,所以,到现在资金一直尚未落实。

听瘪三如此说来,迟子建感到这里仿佛不是他的久留之地了,但目前自己走投无路,只好先呆一段时间,再作图谋。

4兄弟之间

第二天上午,吴天龙一行三人回到了公司,见到迟子建,吴天龙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迟老师,怠慢,怠慢。昨天你睡着了,我们又走得急,没给你打招呼。”

“吴总公务繁忙,说那里话,只是子建不胜酒力而性情又痴,让吴总笑话了,”

“迟老师性情豪爽,我们喜欢,我们是粗人,说话直来直去,今后以诚相见。既然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

“子建虽然读了几句书,但社会经验贫乏,井底之蛙,孤陋寡闻,还望吴总多多指教。”

“迟老师客气,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听芳芳说,迟老师,智慧过人,文笔如刀,实话实说,我们要的就是迟老师这样的人才,这次如果不是迟老师自己来了,也许我们也会三顾茅庐去请你呢。”

子建笑笑,想想也不必客套了,再说,过份谦虚也许被人瞧不起。

“迟老师,你初来乍到,现在我们四人一起到市里——我们的老朋友哪里去逛逛,熟悉熟悉环境,也好今后开展工作,好不好?”

“我当然听吴总吩咐。”

“好,迟老师坐前面。”吴总打开车门。

迟子建没有推辞地钻了进去,不知是由于兴奋还是紧张,头竟碰在车门上,惹得阿二在后面偷偷地笑。

“市毛毯长是我们的老客户,它们的老总老崔也是我的哥们,不过这家伙也很狡猾,是只老狐狸,迟老师要当心啦,见人宁可三分假,不可全抛一片心啦!这几年的摸爬滚打,我算看透了,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金钱关系,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什么人间真情那完全是骗人的。”

吴天龙一席话使迟子建胜读十年书,他感觉到了一个兄长对小弟的教诲。迟子建深味着吴天龙的话。

见迟子建没有回应,吴天龙忙改口说:“不过话也说回来,世上的人,世上的事也不是千篇一律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吧。迟老师,你说对吧!”

“吴总金玉良言,子建受益非浅。”

“迟老师,说话不要老是文诌诌的嘛,我们听不懂!”开车的天虎笑着说。

阿二接口说:“这就是文人与我们粗人的区别,听不懂,学着点。”

迟子建不好意思地笑笑,想想自己真有点迂腐。于是插开话题说:“吴总,听说,我们每年和毛毯厂都有很大的业务往来。”

“大概一百多万吧,不过我们要赚五、六十万。”吴总很自信地说。

“有这么高的利润?”子建大吃一惊。

“不过真正到我们手上的也就十来万。”

“那四、五十万哪里去了呢?”子建更加迷惑了。

“都是让吸血鬼给吸走了,老崔个人每年要吸我一二十万,这就叫五家钱,六家用吧。”

不知不觉车子到了东方市毛毯厂的大门口。

门卫早早就把大门打开,微笑着站在一旁,天虎将喇叭按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听见喇叭响,老崔笑着迎了出来。

“兄弟们好,想死我了。””老崔说着就和吴天龙拥抱了一下。

“这位是──”老崔指着迟子建问吴天龙。

“我新请的军师,迟子建──迟老师,智慧过人啦。”吴天龙自豪地说。

“恭喜吴兄又得一人才呀,现在你文有子建,武有天虎,嘴有阿二,这样黄金搭当,何愁办不成大事?”

“我不能与崔兄相提并论啦,你身边不仅人才济济,而且美女如云。”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走进崔总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吴天龙开门见山地说:“我今天来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催讨货款,第二是推销业务,货款,我要带五万元钱走路,业务,我要送十吨棉花来。”

“呀,吴兄来者不善啦,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至于棉花我是一两都不能收了。

“崔兄价值连城,我们没那么多钱要你的命啦。”吴天龙笑着说:“我们是来向崔兄求救的,你想,我的一个厂开工都半年多了,现在还八字不见一撇,让人笑话吧。”

癫痫病是有什么禁忌的吗
山西癫痫医院
南昌治疗小儿癫痫

友情链接:

裾马襟牛网 | 高中英语必背单词 | 双面羊绒 | 猜成语手机游戏 | 冠心病症状及治疗 | 林正英喜剧电影 | 手机百度搜索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