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张优迅雷种子 >> 正文

『流年』回家(小说)_2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十五年前,秦岭山下的小县城里,有一国营老厂,新招进两名年轻工人。男人英俊潇洒,瘦高的个子,眼中是一片醉人的海。女人温婉可人,白皙的皮肤,光亮顺直的黑发长及腰下。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男人就被女人深深地吸引了,男人休假的时候,总是带女人出来游玩,女人的脸庞总是燃起一片绯红的云彩,如同一朵羞答答的玫瑰。女人有一头浓密飘逸的长发,男人总是情不自禁地把女人的长发绕在手中,那黑缎子一般的长发,如同心有千千结成绕指柔。女人总是娇柔的笑着,眼中含着情,笑中带着羞涩。男人痴迷女人的长发,更痴迷女人的柔情似水。没过多久,在男人的强大攻势下,女人乖乖的投降了,男人迫不及待的与女人成了婚。

结婚的那天晚上,当贺喜亲朋好友都散去的时候,男人轻轻抱过女人,帮女人解开那一头如云的秀发,那秀发如同瀑布般飞泻而下,男人把脸深埋到女人的秀发中,夜色迷离中,那散发着清香的秀发如同一朵幽香的花儿在女人身下盛开。女人那洁白的身体在长发下更显妖艳可人……男人每天下班后,总是将女人的长发盘成各种发式,总是买好多新式发型的图书,没事的时候在女人头上试验。女人知道男人喜欢她的长发,任凭男人在她头上折腾。这样的好日子没过多久,他们所在的国营老厂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破产。他们双双下岗,那一年底,他们的孩子也出世了。单位在倒闭之前,给职工们做的最后一件好事,就是福利分房。但要交好几万元,男人借遍所有的亲戚,才凑够这笔钱。现实的窘迫,让男人下定决心,一定挣钱,为他的女人和女儿。

可是,男人无一技之长,干什么好呢?男人在街上看到美发学校招生的简章,本来就喜欢发艺的他,立刻想要去学校学美发。回家和女人一商量,女人很赞同。那一段日子也是他们最快乐的日子,虽然很穷,但很充实,男人在学校认真学习,回到家里,在女人头上实践。女人总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让男人在她头上摆弄,男人心灵手巧,上手很快,女人各式的盘头和新潮烫发都得心应手。半年后,男人在县城开了一家发艺店,由于男人过硬的手艺和殷勤的招呼,小店的生意非常好。

女人很知足,渴望早点还上男人借的房钱。但男人却感到这样挣钱太慢,小县城的人们消费水平不高,价钱提不上去。一天,男人的朋友来理发,随意说了一句:“以你的手艺,为何不去大城市开店啊,这小地方累死也挣不了多少钱,大城市的女人都爱跟新潮,舍得花钱,价钱也能提上去。”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男人心动了,为了尽快还清房钱,为了更好的发展。男人当夜说服女人,要去大城市开店。男人答应女人,自己先过去,稳定下来就来接女人和孩子,女人望着信誓旦旦的男人,眼中浸满泪花。那一夜,男人搂着女人,闻着女人的发香沉沉睡去,梦到属于自己的理发店,还有大房子,男人在梦中笑了……

(二)

十五年后,还是那栋陈旧的福利楼,女人的脸庞不再白皙了,有了细细的皱纹,那头飘逸的长发已经不见了,变成了短发。这几天,因为同时做几家的钟点工,她的腰病又犯了,她皱着眉,咬牙坚持做好中饭,等待上初中的女儿回家吃饭,看来,这几家的钟点工是做不成了,这腰真不给力啊!只能收些缝补零活了,女人在街角还摆了零活摊子。

此时,房门外,男人已经徘徊很久了,眼前的一切还是和当初走的时候一样,楼道里摆满了杂物,男人手拿一提包,当年英俊潇洒的他,变得苍老了许多,黑发夹杂着很多白发,男人在楼梯口呆呆的站着,徘徊了很长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门,女人以为是女儿回来了,一边念叨着:“又不拿钥匙!”一边拉开了门,当看清了站在门口是男人,立刻把房门关上,男人死命推开门。女人转身回到屋里,掩面而痛哭。男人跟进屋内,跪在女人面前:“月,让我回家吧,求你了!”女人猛地走到卧室,取出一纸盒子,摔到男人面前:“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从此,你与我和女儿再无瓜葛!我剪下这头长发,就是与以前做个了断!要我再原谅你,除非这长发重新长在我头上,我所受的罪,所受的苦,你一句回家,就能抵消的吗?”男人抓起盒子中的长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言以对。

“月,求你了,我无处可去了,那可恨的骚女人卷走了我所有的钱,趁我去外地的时候,偷偷把我的店也卖了。是我错了,月,求你了,看在我们夫妻的情份上,让我回家吧!”男人乞求的目光望着女人,女人目光冰冷的望着男人:“你当初念及我们夫妻的情份吗,你上省城开店的第四年,我带着孩子去找你,你却绝情的将我们母女扫地出门,给了我们娘俩一点钱,就像打发叫化子一样打发我们,你好狠的心,我从此再不相信男人,只信我自己,你知道,我们怎么过来的吗?”

男人不敢看女人的眼睛,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知道你不容易,这房钱我都偷偷还上了。有时,想给你们寄点钱,但那女人看的紧,月,我也想女儿!”“呸!你也配提女儿,你养过她吗?你管过她吗?”女人越说越气,猛地转身回到卧室,收拾起衣服。“好,你无处可去,这房子你住,孩子上初中了,你也接手管管孩子了,我走,我让地方!”说完,女人冲出房间,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女人疯了一般跑在街上,眼睛里尽是委屈的泪水在寒风中飞舞,那一幕幕,那一段段回忆都在眼前闪过,女人最好的年华都已消失,她清楚的记得,为了生活,她什么工作都做过,推销员、清洁工、三班倒的工人……只要挣钱。她都拼着命去做。她曾去当保姆,第一个主顾是位色迷迷的男人,她不但做饭,洗衣,收拾家务,伺候病床上的女人,还被男人骚扰,那男人知道她没老公,强行要占有她。她跑了,白白做了二个月,没拿到一分钱。她去酒店做服务员,累的腰酸背痛,只要挣钱,她都去做。她如同风中飘零的树叶。无依无靠,为了生活,她算计每一分钱过日子。

有朋友看她可怜,好心为她介绍男友,是一位死了老婆的老男人,老男人贪图女人年轻的面容,女人想只要老男人能够好好对自己和女儿,也就认了。但还没等到结婚,那老男人就露出了狐狸尾巴。有一次,她无意中看到老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染。她从此明白,任何男人都靠不住,只能靠自己,她不想看到女儿受苦,只要她在,苦难已经难不倒她。只是再不相信男人。她宁愿一人独守着女儿过日子。

男人这一刻如同傻了一般呆坐在地上,怪谁呢?都怪自己鬼迷心窍,一时贪恋那骚女人的身体和媚眼。如今,那骚女人卷跑了自己所有的钱财与另一个男人跑了,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女人不会原谅自己了。此时,女儿已经回到家中,男人激动的望着孩子,孩子怯怯的问道:“是爸爸吗?”男人一把搂过孩子,任泪水肆意的流下来,女儿欣喜的说:“妈妈说,爸爸去做生意了,挣了钱就回家了,我一直盼着爸爸回家啊,妈妈要是回来,该多高兴啊!”男人明白女人的善良,一直不肯给女儿说他的坏话,所有的悔恨与内疚一起涌上心头,那天中午,父女俩吃了一顿温馨的午饭,男人望着破旧不堪的房子,墙上挂满孩子从小学到初中的各种奖状,心中如同开了杂味店,自己的前半生都尽做些荒唐事。

男人在闹市区重操旧业,又开起美发店,他要让女人好好歇歇,女儿很懂事,乖巧可爱,常当父母的传话筒,眼看着美发店的生意好了起来,女人才放下心来,她不想看到男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当初,她跑了出来,就是想让男人有个落脚地。终归,他还是女儿的父亲。她把自己悄悄积攒的钱,本是给女儿上大学的费用,现在看到男人回来了,她悄悄放在男人好朋友那里,她知道男人一定会去问朋友借钱开店,她要让男人重新站起来!

女人在闹市区租了门面,开了一家零活缝补店,就在男人美发店的对面,她依然放不下男人。她虽然不回家,但男人时时在她眼里,她心疼女儿,因为,女儿眼中的父母是完美的。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男人的店越开越大,还开了一家分店,可这几天,街对面的美发店里,始终不见男人的身影。女人着急了,眼巴巴等着女儿回来,女儿回到母亲的店里,告诉母亲:“我爸住院了,医生说,我爸脑子长了瘤子,必须要动手术,情况很危险!”女人的身子一晃,倒在女儿身上,她在心里责怪自己:“是我对他的惩罚太过了吗?老天一定要保佑他,好日子才刚刚开始!”

手术室里,男人的头发已经剃光了,当他看到女人和女儿进来时,浮肿的眼睛发出亮光,他一手拉着女人,一手拉着女儿,眼睛望着女人:“月,我只求你一件事,回家好吗!我错了,老天已经开始惩罚我了。我只恨我没有时间赎罪了,没有了我,女儿还有你!女儿需要你!我们一家人再不分离!”女人扑到男人的胸口上,泪水如同决堤的海水一样流了出来,哽咽着说着:“我回家,别瞎想,你会好起来的。”男人欣喜的发现,女人那飘逸的长发又扑满了他的胸膛,男人紧紧抱住女人和女儿,在晶莹的泪光中幸福地笑了……

癫痫是哪些因素引起的
西安癫痫病治疗的好吗
郑州癫痫医院服药有什么效果

友情链接:

裾马襟牛网 | 高中英语必背单词 | 双面羊绒 | 猜成语手机游戏 | 冠心病症状及治疗 | 林正英喜剧电影 | 手机百度搜索下载